浅语墨殇

拥有了一套小人

吐槽老王的发色

「好茶日/朝耀」淡淡茶香

是被暗恋对象表白的故事。

写不出来想要的感觉!我对不起他们1551

*好茶日活动应援(不你只是想要纪念册

以下正文↓




亚瑟的暗恋一直伴着一缕茶香。

是什么时候注意到他的呢?是第一次察觉到工作单位旁的茶馆?是第一次上班路上视线下意识飘到了茶馆内?亚瑟已经记不清了。但亚瑟永远忘不了那个午后。

下午四时,阳光温柔地拥抱整座城市,也柔和了每个人的眉眼。在最美好的时间,亚瑟遇见了最美好的他。


那天亚瑟早早完成了工作任务,便早早下了班。他本可以回家享受这难得的空闲,却在回家路上鬼使神差地走进了注意很久的茶馆。

茶馆内装潢设计很古朴,添上浓郁的茶香,能使人心情沉静下来,伴着茶叶放轻松。亚瑟坐下没一会儿,便有人来点单。

“先生,想喝点什么?”

亚瑟抬头。

四目相对。

亚瑟知道他沦陷了。

那是一双极好看的眼睛,瞳孔是专属于东方人的黑色。不是漆黑,而是闪着光芒,清明澄澈的眸子。

“先生?”

“啊抱歉……”亚瑟意识到自己失仪了,马上在心里谴责自己一百遍,盯着别人的眼睛看可不是绅士应该做的。“嗯……我要一杯红茶……”

“好的,请您稍等。”东方人带着浅笑走开。亚瑟愣愣地盯着那人的背影,听到了自己超速的心跳。

那天喝的红茶的滋味记不得了,甚至连那人的名字都忘了问,亚瑟只记得那双极亮极亮的眼眸,照进了他的心。


初遇了那东方人后,亚瑟一得空便去茶馆坐坐,时间多是下午。去得多了,也就和那东方人熟悉了。他告诉亚瑟他的名字是王耀,是这家茶馆的老板,没有雇人,平时都是他一个人看着茶馆。

王耀还说他很开心能有像亚瑟这样的老顾客,可以和他聊聊天说说话,也不至于如此百无聊赖。亚瑟也很喜欢和王耀聊天,王耀是个见识不凡的人,而且十分了解东方文化。听他讲东方文化时亚瑟总能听得如痴如醉,而且亚瑟注意到,王耀讲东方文化时,眼睛总是闪着和平时不一样的光。那是对东方文化的热爱,对东方的热爱。

每天下午下班后去茶馆点上一杯红茶似乎已经成了亚瑟的习惯。亚瑟发觉自己对王耀的感情已越来越深,但他不会点明,也不敢点明。东西方的文化思想差异就已让亚瑟举步维艰,他实在不敢迈出这一步。亚瑟认为,像现在一样陪着他也没什么不好,何必自私地给别人造成困扰。直到亚瑟亲手打破了自己辛苦维持的平衡。


亚瑟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,本就烦躁得很,还刚刚接了自己弟弟打的电话,语气很不友善。在亚瑟第三次听到弟弟说一定要独立起来自己生活时,恼火地挂了电话。那天下班后亚瑟没去茶馆,反而拐进了一家酒吧。

酒吧里灯红酒绿,刺耳的噪音此起彼伏,但角落里的亚瑟仿佛对周围的一切浑然不觉,只是喝着自己的闷酒。雨天里弟弟愤怒的一通电话就像一根导火线,把亚瑟最近不顺心的事和无处安放的消极情绪串在一起,引爆,炸裂。但亚瑟不知道的是,被串在一起的,还包括了一份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的感情。


醒来时亚瑟正待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。虽说是从未来过这儿,但屋内陈列摆设的风格却颇为熟悉。亚瑟四处打量着,却嗅到了一丝淡淡的茶香。不会吧……?!亚瑟惊讶地坐起身来,却因头痛躺了回去。这时,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进了房间,这会儿便是惊喜了。

“你醒了啊,这是我泡的醒酒茶,虽然不是你常喝的红茶,但对你现在的身体有好处。”一杯清香的茶递到亚瑟面前,亚瑟却愣愣的。王耀忍俊不禁,用手在亚瑟面前晃了晃,“怎么啦?还没缓过神来吗?”

“啊不是……”亚瑟回过神来连忙摇头,却也没失了风度,接过茶轻抿了一口。

“……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王耀瞧着亚瑟一头雾水的样子,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。“昨天你去酒吧喝酒,喝得烂醉,偏酒品还不好,在酒吧里面发了疯,酒保实在没办法才用你的手机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来接你。”亚瑟想起自己的手机没有密码,而且王耀是通讯录中第一个人。亚瑟想像一下自己喝醉的窘态被王耀瞧见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在他面前失尽了面子,这可不是一件好事。

“不过,很可爱。”亚瑟一时没反应过来,还沉浸在懊恼中,王耀只得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说,你喝醉的样子还怪可爱的。”

“?!”亚瑟这次是真真切切听到了。“而且,你不想知道你喝醉时都说了什么吗?”亚瑟心想完了,肯定又是些说出来会被取笑的陈年旧事。没想到王耀收敛了笑意,郑重其事地说道:

“亚瑟,你说你爱我。”

“你说你从未如此被一个人吸引。”

“你说因为各方面的差异而不敢把感情说出口,所以你每天都很痛苦。”

“那么,我希望你不再痛苦。”

亚瑟的脸庞在王耀说话时迅速升温,直到听到最后一句话,亚瑟知道,他一直想得到却又不敢得到的答案来了。

“你是我的茶馆的第一位长期顾客。”

“你的谈吐同样也让我着迷。”

“相处的时间不短了,我认为我算得上了解你。”

“那么,我还想了解你更多,你允许吗?”

一秒。

两秒。

亚瑟感觉王耀身上沾染的茶香浸染了整个房间。

亚瑟终于醒了。

带着他那独有的绅士风度。

“我允许。”

今天常色很生气。

生气到大半夜起来踢异色房间的门。

“咣”一声,异色吓得从床上一骨碌滚下来。

“卧槽小废物你疯了?”

“……我求你抬头看看表,现在是凌晨一点,你刷你妈的屏。”

异色愣了一秒,随即大声笑起来。

“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吃错药了呢哈哈哈哈哈”

常色突然把异色头上的发夹拽下来。

“嘶——疼死了卧槽你干嘛!”

“……你看看你还多少作业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我浪任我浪你嫌我刷屏删了我啊哈哈哈哈哈”

“……不可理喻。”


结果常色还是没有删掉异色。


根据yu的动态又摸了一条常异色日常,不知道有没有把他们两个弄反(。

是较为疯癫的异色,ooc致歉

 @Yu想看异色米英的喷枪小草莓 

“嘿,小废物,你脖子上的围巾不碍事吗?”

“……”

(把围巾向上提了提)

“哟,这里还有本笔记本”

(拿起来翻看)

“是一些画和文章啊……还不错嘛!真想不到!”

“……”

(围巾下的嘴角扬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)


看到yu太太的常异色自设被可爱到了忍不住瞎写了一下www不好意思ooc了求原谅!

(应该能看出来哪个是常色哪个是异色吧x

 @Yu想看异色米英的喷枪小草莓 

看我在英语课本上发现了什么!

“中秋啊。”

亚瑟·柯克兰轻抿一口红茶,静静地靠在窗边,思绪不知飘向哪里。

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“柯克兰先生,我可以进来吗?”

亚瑟带着浅笑开了门。

“先生……这是我做的月饼,请笑纳。还有,中秋快乐。”

你看到他红了耳根。

“……谢、谢谢……我今天正好有时间,要不……一起过个中秋?”


别想了,主角是你。

请把这个短篇想像为你珍爱的人与你的故事吧。

中秋快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QQ群发祝福瞎写了一下(

各位中秋快乐呀www

「亚细亚」中秋佳节

亚细亚六人,耀中心,微极东

差不多是一篇中秋贺文吧

文笔越写越烂x

今天的浅语依旧不会起标题x

祝大家中秋快乐!


中秋。

月下,王耀提着酒壶坐在庭院的台阶上。


一月,一酒,一人。


“今天是中秋啊……嘉龙和晓梅都在外面打拼,连中秋都不愿意回家,濠镜也因生活所迫不得不漂泊在外,听说因为最近天气异常濠镜生了场大病呢……勇洙就更别提了,现在叛逆到不认我这个哥哥……至于小菊……”

王耀仰头喝了口酒。

“算了,不想了。”


月光把王耀的影子拉长。

“一个人,也算团聚……吧……”


梁柱后窸窸窣窣地响着什么。

王耀稍显醉意,此刻有点不耐烦。

“什么啊……大中秋的,都不让我一个人好好呆会儿吗……”

王耀看去,梁柱后突然蹦出来一只波奇。

“汪!”“波奇?!”

王耀酒醒了大半,脸上还带着些许红晕,跑去捉波奇,波奇却跑走了。

“等等!”


王耀追着波奇来到了一片花圃,月光下娇艳的花儿显得格外恬静。

“终于捉到你了……这是哪儿?”

王耀茫然地看着四周。

“nini。”

王耀如触电般转身。

本田菊就站在身后。

“nini,中秋快乐。”

“小菊……小菊!”

王耀激动地握住小菊的手,上下打量这少年,就连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。

“小菊你这个白眼狼!你走了多久!我还当你忘了我这个大哥!”

“nini,抱歉……”

“没事,回来就好……”

“大哥!”

王耀惊喜。

在他身后,站着三个少年和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。

“嘉龙?!濠镜?!晓梅?!勇洙?!你们都回来了?!”

“大哥,今天是中秋啊!”

“对啊,是团圆的日子呢。”

王耀早已热泪盈眶。

“你们……我好想你们……”

晓梅拿出帕子帮王耀擦擦眼泪。

“大哥,今天这么好的日子,应该笑呀。”

“嗯对……应该笑……我太高兴了……”

王耀揉揉眼睛,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。

另外五个人也都相继展开笑颜。


“大哥,中秋快乐!”

「初恋组」悄然到访

初恋组,不知道算糖还是刀
轻微花夫妇
神/圣/罗/马视角,最后一丢丢第三人称
文笔渣,不会措辞,很多地方我自己都觉得观感不好,我会努力进步的!

我是神/圣/罗/马。
前几天罗/马爷爷在上帝那儿求来了去人间的机会,见到了小费里。
罗/马爷爷说他过得很好,但是我还是不放心。
小时候的他那么单纯,万一被骗了怎么办,万一被欺负了怎么办,万一……好担心啊。
我好想保护他。
于是我也去求了去人间的机会,但是只有一天。
只要能再见到他就很好了不是么。
零点,我降落在他的土地上,找寻他的身影,无果。……真不让人省心。大半夜的,也不知道能问谁。在一棵大树下小眯一会儿,当天蒙蒙亮,东方泛起红光,我这才悠悠转醒。问了几个人,才知道小费里一直在路德维希那儿。路德维希?千万不要是骗子啊。我便踏上了去德/国的路,希望小费里不要有事。
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了天边,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。
“路德路德!今天吃什么呀~我想吃pasta~”刚到路德维希的家门外,就听到了小费里的声音。他的声音变了啊,不过还像小时候一般可爱。心中忽然生出一丝苦涩,我的声音……丝毫没变呢。
透过窗户,我看到了那个名叫路德维希的男人。有着和我一样的金黄色头发,表情严肃,整个人显得十分认真严谨。应该是个不错的人。不过光看外表还是太片面,小费里和他待在一起真的安全吗?我不禁忧心。我向小费里看去,瞬间惊了。
他真的长大了。他长得很高,像小时候一样笑眯眯的,笑容中流露出我从未在别人那里看到过的可爱。我的心倏地一软,深陷在了那笑容里。我眼前仿佛出现了小时候的他,同样的笑容,和眼前的人儿重合,我不由得一恍惚。他还是他。纵使过了这么些年,他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本心,向着全世界微笑。看到如此开朗的他,我稍稍放心了。能再次看到他的笑容,是我此生最幸福的事。
回神过来,路德维希已经给小费里做好午饭了,是他最喜欢的pasta。我听到路德维希说“这是最后一次!以后不能吃了!”小费里则已经开始用餐,时不时地抬起头说上一句“真好吃!谢谢路德!”看来路德维希很宠小费里呢。我也不禁随着小费里的笑声勾起了嘴角。
下午,路德维希带着小费里见了另一个叫本田菊的男人,他们好像要训练。我看着小费里跟着路德维希跑圈,有点心疼。小时候他哪做过这样的运动啊。不过我相信路德维希是为他好,毕竟今时不同往日,小费里也该锻炼一下。看着小费里累得气喘吁吁,我真想去陪着他一起跑。如果……算了,不想了,没可能的。
突然,一个粗眉毛的男人开着坦克过来,我听到他在喊“费里西安诺!今天我绝对要拿下你!”我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,小费里……你可不能有事!小费里用超乎寻常的速度逃跑着,但那个男人开着坦克,不一会儿就要追上了。我甚至不想躲了,直接冲上去拦住他,就算我这么小,可能根本起不到作用。但是就算微不足道,我也要尽可能拖住他!就在我马上就要冲出去时,路德维希三步并作两步飞速跑来,用蛮力拉住了坦克,并爬上去将驾驶座上的男人拉了下来。“亚瑟,我警告你!不要再来了!想抓费里先过我这关!”我听到路德维希这样喊着。叫亚瑟的男人和他打了起来,但明显单纯打斗亚瑟绝不是路德维希的对手。我松了一口气。这个路德维希,看来是真的对小费里好,我稍稍安心了。路德维希,你一定要替我保护好他。“路德!吓死我了呜哇!”小费里眼角还挂着泪珠,但已经笑逐颜开。
他们训练了几乎一个下午,在阳光变得柔和,太阳西斜时,路德维希带着小费里回了家。我跟着回去,还是站到了早上待的窗户边,看到小费里立马躺到了床上。也许是太累了,好像他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。我看着他,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表情。看到他过得这么幸福,我是为他开心的。但同时,我一想到他长这么大,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困难与挫折,我都没有在他身边陪着他渡过难关,我就很自责。明明……我说过的,等到战争结束后,我会回来找他……但是我却食言了……这些年来,小费里很难受吧……我叹了口气。
“费里!别睡了!晚饭还没吃呢!”就在这时,路德维希喊小费里吃饭。小费里本来也没睡多久,睡得也不沉,便很快睁开了眼睛。我没料到他这么快就醒,连忙闪到一边。忽然听到了声音,路德维希应该是进屋了。“费里,你发什么呆呢?快点起来吃饭了!”我一怔,小费里该不会看到我了吧?“好吧……路德,今天晚上吃什么?”还好我又听见了他的笑声,我松了口气。我可没有勇气出现在他面前,毕竟当初是我违背了诺言,而且我这一成不变的模样……会吓到他吧……我苦笑两声,在确认屋子里已经没人后我再次回到窗边。
我可以像早上一样望到客厅。晚饭不是pasta,但路德维希还是做了小费里也很喜欢的pizza。这个家伙,真的很宠小费里啊。看着小费里洋溢着幸福的神情,我心中升起一丝奇妙的感觉,这也许就是温馨吧。事到如今,我也不需要再担心什么了,只希望这个名为路德维希的男人能好好对他,千万不要让他受到伤害,这就足够了。小费里,你可一定要幸福啊。
等到他们吃完饭,两个人又因为谁刷碗的问题争执了一会儿,结果最后还是路德维希认命去刷了碗,而小费里则满意地瘫在沙发上开始看电视。看着这两人的日常,我也感受到了许久未曾接触的烟火气,不自觉露出微笑。这就是生活啊。
到了睡觉时间,小费里果然早早回到卧室,又开始做饭前没做完的好梦。我静静地看了一会儿,默默告诉自己该走了,观察这一天下来也早就放心了。但……还是舍不得啊。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着,如果因回去太晚而被训斥就不好了。我只能最后看了小费里一眼,用极其微小的声音说了句我一直想说的话:
“费里西安诺,我永远爱你。”
转身,走去,如同多年前我离他而去的那样。但幸好,这次他不知道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躺在床上的费里缓缓睁开眼睛,失了神般望向窗外。片刻,慢慢吐出一句话:
“神/圣/罗/马,欢迎回来。”

还是个新人文手,第一篇文被夸了超开心w
希望有什么意见或建议也可以给我提!我很乐意接受批评与自我改进,想要进步!

「味音痴」雨(起名废

新人初作,轻喷!
独战梗注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乌云密布。
亚瑟站在窗台旁,抬头望去。
“看来是要下雨。”
由于室内光线极暗,亚瑟的表情此刻已看不清。他站在那儿,仿佛被黑暗所笼罩。
嘀嗒。
一滴雨水迫不及待地自天而降,紧接着便有第二滴,第三滴,直至整个城市都回荡着嘈杂的雨声。
“啧。”
亚瑟烦躁起来,尽管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烦躁。他想要给远在美/国的阿尔弗雷德打个电话,但想了想他繁重的工作也就作罢。
亚瑟实在不想打扰他。
“嘛……不就是下场雨吗,睡着了就听不见这些吵人的雨声了。”
亚瑟摇摇头,想把雨声甩开,显然是无用的。于是他便认命地躺倒在床上试图睡着。
事实证明,不管雨声有多么令人讨厌,它都可以是效果显著的安眠药,亚瑟很快便进入了梦乡。

“对不起,亚瑟,我果然,还是要选择自由。”

亚瑟瞬间惊醒,冷汗直流。他大口喘着气,想要把那个该死的梦境忘掉。
但显然是忘不掉的。
亚瑟想起,那也是一个雨天,当时刚成年的阿尔弗雷德向全世界宣告:他要离开亚瑟,开始独立。
虽然过去了很久,但当时那种铺天盖地的绝望感亚瑟到现在还记忆犹新,以至于连梦境都是那么痛彻心扉。
亚瑟心底传来一阵钝痛。
他此刻就像孩童一般茫然无助,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已然挂满了泪水,就如同窗外的雨水一般晶莹。亚瑟在床上胡乱摸索着,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后迅速拨了一串号码——他甚至没有翻通讯录。
“嘿,亚瑟,怎么啦?”
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后,亚瑟瞬间安稳下来,尽管眼泪涌得更凶了。
“啊……没什么,只是不小心按错了而已。”
“什么嘛……还以为亚瑟是想hero了呢。不过hero的工作很快就可以结束啦!到时候就可以去英/国找你玩啦!”
亚瑟露出一个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微笑。
“你最好别来哦,你一来就要给我找事,我还要给你收拾烂摊子。”
阿尔弗雷德毫不在意,“我可是hero呀!
“算了算了,不和你扯了。我这边是晚上,我要睡觉了。”
亚瑟挂断了电话,长舒一口气。
他还在我触之可及的地方,足矣。
雨声渐渐小了,乌云被驱散,一轮明月悄悄挂上了天边。
亚瑟再一次入梦。

“哥哥。”

亚瑟弯了嘴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因为这几天一直都在下雨,于是便摸了个鱼,搞出来这么个东西,文笔我自己都没眼看(

新人不敢多打tag